2008年1月5日 星期六

《神之雫》——品評紅酒的漫畫傑作

Madam Lin

編劇:亞樹直,繪畫:沖本秀,翻譯:涂翠花
書名:《神之雫》(已出版1~10集)
出版社:台北,尖端出版,2006年起。

神之雫

家兄十八歲時領到了「煙牌」和「酒牌」,可以和父親在煙霧繚繞中並肩對飲,我也在上了大學後可以合法飲酒;眾多酒類父親獨鍾情於加溫過的紹興酒,他還在世時我經常陪他喝個半杯,紹興酒成了我的「啟蒙酒」,後來,父親為了讓我開開眼界,還特地帶我到高級舞廳跳舞,回想起來,蠻像歐吉桑帶著援交妹…。喝酒絕不僅僅是黃湯下肚略微燒灼的刺激,當酒精在體內流竄時,它也同時衝開記憶的閘門,追憶似水年華般的影像一一浮現,或傷感或歡暢…五味雜陳,難以言詮。意外發現,亞樹直編劇和沖本秀插畫(據說是一對兄妹)的漫畫作品《神之雫》,不僅把品評紅酒的學問分析得入木三分,更令人驚豔的是,竟然能夠運用卓越的想像力,說出和畫出各種紅酒入喉所喚起的記憶與感動。

《神之雫》敘述紅酒評論家神咲豊多香去世之後,在遺書上載明,唯一的兒子神咲雫若要繼承他將近日幣二十億元的紅酒收藏,必須和他臨死前所認養的養子天才紅酒評論家遠峰一青一較高下,即在一年內,將他所挑選出來的「十二瓶偉大的葡萄酒」,以及超越這十二瓶酒的夢幻葡萄酒「神之雫」,總共十三瓶(猶如耶穌基督帶領著十二位使徒),猜出它們的年份與酒名。為了在這場對決中獲勝,品評紅酒的學問由此展開。從視覺的訓練來看,觀賞紅酒倒入杯中的色澤是種美學的經驗:「透過燭光觀看那個液體,它呈現出帶有亮紫的暗紅色,邊緣則是些許的橙黃色」(第一集,pp. 3~4),「這色澤是深石榴色,邊緣還看不出表現老酒之熟成的橘色」(第一集,p. 78);為了增加嗅覺的靈敏性:「從小為了葡萄酒,老爸就要我記住奇怪的樹實、茶、雜草的味道,最後甚至叫我聞一個小時的皮帶味道,或舔刀子跟鉛筆來記住它們的味道」(第一集,p. 32);而紅酒在味覺的層次更是神奇:「第一道爆發的芳香是黑醋栗類的黑色果實,然後滑進舌頭沖到鼻腔的是數種清爽的微量薄荷…。當葡萄酒注入酒杯接觸到空氣之後,就會增加它的醇度,這時候再含第二口的話,它散發著微微的肉荳蔻跟熟透的無花果、胡椒粒等等的熟成香,讓大地充分受到上天恩惠的力量從永遠的睡眠中甦醒…,猶如米勒的代表作『晚鐘』…,這就是所謂『經典』的味道」(第一集,pp. 79~84);紅酒與食物的搭配猶如婚姻,搭配得巧有琴瑟和鳴之效,可以相輔相成:「白葡萄酒上來以後,就馬上上生蠔,然後,抓準白酒快喝完的時機,把紅葡萄酒和海膽慕斯一起端上來,那款隆河酒剛開始有強烈的酸味,香氣很淡味道濃厚,所以和烏漆抹黑的海膽慕斯是絕配」(第三集,pp. 77~78);在天時、地利的條件下收成的葡萄,還必須加入釀酒師獨特的個性,品酒者更要開啟敏銳的知覺,讓官能的洪水傾洩出豐富的想像:「像層層交纏糾結的管弦樂一般,芳香和風味在舌頭上重疊,然後化成綿長的餘韻,久久不散…」(第六集,p. 146),喝酒不會只是純粹的喝酒,因為「思念就像這款可以陳放二十年的葡萄酒,曾幾何時變成石榴色的回憶,成為我心中最珍貴的寶物」(第六集,p. 81)。

翻閱這部長篇漫畫時,會很慚愧以前喝紅酒時的無知與魯莽,台灣人喝酒的豪情,經常在杯光交錯的「吼搭拉」聲中暴殄天物。喝茶有茶道,喝咖啡也有咖啡經,雖然不必拘泥於繁文縟節、故弄風雅,但喝出點學問也別有一番風情。幾年前英國廣告才子Peter Mayle和妻子移居到法國南部的普羅旺斯後,出版了一本《山居歲月》(A Year in Provence,尹萍譯,季節風出版,1998),紀錄他遠離塵囂在鄉村每天悠閒散步、閱讀、喝紅酒搭配美食的快意生活,羨煞許多人,不僅掀起一股普羅旺斯熱,也帶動紅酒的市場,當然Peter Mayle也躍升為暢銷作家,原本要隱遁山林卻意外的又鼓動風潮不得安寧。我不是美食專家或品酒高手,每天在都市叢林中穿梭奔跑,只能藉由閱讀這些散發食物與酒香的書籍,勾起無數沈澱的記憶,以為繁忙的生活仍有足以回味的往事而稍有慰藉。

小時候我和家兄最喜歡泡在漫畫書店,三十多年前,一塊錢可以帶回家四、五本漫畫書,五塊錢則可以在店內無限閱讀;每到放假日,我和家兄會一大早吃得飽飽的,各自將辛苦存下來的五塊錢(當年每天零用錢頂多一塊錢),交給漫畫店老闆,然後各自尋找一個舒適的角落,一本接一本的讀到天黑,幾乎已到廢寢忘食之地步,直到媽媽拿棍子來吆喝回家還手不釋卷,眼睛似乎仍停擱在漫畫方格上難以回神。當年,《好小子》、《天才小釣手》、《怪醫黑捷克》(或《怪醫秦博士》)、《三眼神童》…,真是童年最美麗的記憶。

ps. 遍查字典、網路,好不容易在Yahoo知識網找到「雫」這個字的意義與念法如下,提供參考(http://tw.knowledge.yahoo.com/question/?qid=1106081115950
),或有讀者更有研究,敬請不吝賜教:
1. 《康熙字典》:在備考中查到此字,其註釋:龍龕,奴寡切。
2. 《中華字海》:naˇ,音拿上聲,義未詳,見龍龕。
3. 雫:しずく,音讀:ダ,是指水滴的意思。「雨の雫」是指雨滴的意思,「涙の雫」是指一滴眼淚,「雫が垂れる」是指水滴往下滴。
4. 中文音現已不用,新注音不能輸入。
綜合以上,「雫」國語注音為「ㄋㄚˇ」,和「哪裡」的哪發同音,最早在《龍龕手鑑》這本字書出現,但是沒有解釋這個字的意思,此處解釋為水滴,似可通。

<警大月刊「開卷有益」專欄> 2007.12 No.125

4 則留言:

ellen 提到...

終於知道這個字「雫」國語注音為「ㄋㄚˇ」

最近看了一本女性漫畫"慾望德黑蘭",女人本色的姊妹對話百無禁忌、犀利、風趣幽默。

佳貞 提到...

很高興今天可以跟老師聚餐且受益良多
更希望能早日再受到法雨滋潤
這是"新知"所有志工的期盼
謝謝

祝天天快樂

三木 提到...

林老師:

聽您早上的演講,好精彩,演講中也提及竹林七賢事跡以及若干酒詩酒詞名作,頗能引起大家的共鳴。

我不雖善喝酒,卻常填詞,在三分微醺解放的時刻,常寫下一些不同於往常的狂詞,貼上其中一首給您一起分享:


水調歌頭:中秋醉

大夢誰先覺,逐籟擁秋圓。
莊生屏夢,輕蝶遨飲快風眠。
乃欲揮詩灑筆,不信蘇辛杜李,一一在黃泉。
燻魚七分酒,長弔百花前。
.
指淵閣,踏河漢,罵昏天。
垂楊深處,浮得醺味鬼詩篇。
不恨古人碧落,遍恨不知有我,廉頗醉中仙。
澆月三杯酒,回敬五千年。

這是去年中秋之作。
(早上聽您演講中,有一個人,名字當中有三個木的是誰?)

Madam Lin 提到...

沐謙老師:

應該沒認錯人吧?有意思,還來個燈謎!

我不像您那麼有文采自己寫詩,倒是今天有提到13世紀伊斯蘭神祕主義詩人魯米(Rumi, 1207~1273)的詩,我曾翻譯他的「四行詩」(Quatrain)第1115首請您評評:

The minute I’m disappointed, I feel encouraged.
When I’m ruined, I’m healed.
When I’m quiet and solid as the ground,
then I talk the low tones of thunder for everyone.

在我沮喪之同時,我也感受到鼓舞。
當我被傷害時,我也正在康復。
當我平靜堅實宛若大地時,那麼
我便可以用低沈的雷聲與眾人講話。